鸟不是真的

它们只是政府派来监控我们的工具

福金(Hugin)和雾尼(Munin),是北欧神话奥丁(Odin)养的两只乌鸦,福金的名字有“思想”(Thought)的意思,雾尼则是“记忆”(Memory)之意。它们两个每天早上一破晓就飞到人间,到了晚上再回去跟奥丁报告。它们总是栖息于奥丁的肩头同他窃窃耳语。也因此奥丁又被称为“乌鸦神”。1

“我们需要一种在我们公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监控他们的方法。为了他们的安全,这是必不可少的。我们雇佣最好的技术专家花了数年时间。我们设计,制造,测试,失败,如此往复很多次。但我们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最后,经过几十年的时间,我们成功了。我们拥有了一支秘密的监控舰队,我们称它们为:鸟!” -- 尼克松 2

第一代鸟原型 内部构造 第一代“鸟”的内部构造

从80年代后期开始,美国政府开始持续性的猎杀鸟类,并用机器鸟取而代之,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监控他们的人民。3

CIA 发推展示的原型鸟~ ~!

不过进入21世纪,政府渐渐开始用网络监控大众,机器鸟也渐渐成为了历史。

当您打开手机游戏《愤怒的小鸟》,准备用小鸟砸猪头时,您也可能成为美国情报机构的窃密目标。根据斯诺登提供的机密文件,美国家安全局与英国政府通信总部早在2007年就开始联手从数十款手机软件和游戏中收集用户信息。两家机构还交换了具体的收集方法,如目标使用谷歌地图时如何获取其地点信息,用户在社交网站上发帖时如何获取其通讯录、好友名单、通话记录等。尽管目前不清楚这种数据收集的规模有多大,但文件显示,两家情报机构把iPhone和安卓手机视为收集情报的“丰富资源”。4

不止是美国政府,令据《南华早报》报道,高科技机器人鸽群已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上空试飞,用以监控当地的一举一动。5

Source: https://birdsarentreal.com/pages/the-history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6%8F%E9%87%91%E5%92%8C%E9%9C%A7%E5%B0%BC 

  2. "We needed a way to keep an eye on the American citizens without them knowing. It was imperative, for their own safety of course. We hired only the best. It took years. We designed, built, tested, failed. We persisted. Eventually, over decades, we had it. A fleet of covert technological surveillance devices unlike anything the world had ever seen. We called them, 'Birds'" -- - Richard Nixon (1978) 

  3. All the birds died in 1986, the goverment kills them and replceing them with spy and now watching us. 

  4. http://www.dffyw.com/fazhixinwen/guoji/201405/35998.html 

  5. https://www.sbs.com.au/yourlanguage/mandarin/zh-hans/article/2018/06/27/zhong-guo-shi-jian-kong-tie-niao-fei-xiang-zai-xin-jiang-shang-kong?language=zh-hans